凌春香秘书长:公益组织应授人以渔为乡村发展赋能

发布时间 | 2021-03-03    来源 |

2月21日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》,即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。文件指出,民族要复兴,乡村必振兴。要坚持把解决好“三农”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,把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项重大任务,举全党全社会之力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,让广大农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。

站在新时代新起点,社会公益力量如何在推进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开好局、起好步?近日,人民政协报记者特别专访了爱德基金会秘书长凌春香,请她立足爱德三十多年的农村社区发展实践,就“乡村振兴”探索之路等内容进行了相关经验总结与分享。

Q1:大部分农民相继进城务工,留下老人、妇女和儿童,导致农村空心化现象严重。如何在人口外流的情况下推进乡村振兴?

凌春香:近二三十年来,在外出务工和过节回家这条路上,农村人口像候鸟一样迁徙。究其原因,主要还是当地经济发展较慢,农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难以得到满足。

在西部很多地区,不仅是农村,县城的人口也在外流。农村人口外流给乡村振兴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。解决问题要从源头上找方法,社会组织能做些什么?

爱德从早期在贫困地区进行救助帮扶,最近10多年来在创新发展中摸索农村社区发展,诸如在少数民族地区开展传统文化保护、农产品合作社,推动乡村旅游等。

我们发现,面对人口外流,可以从培养乡村带头人入手,通过他们来动员和带领当地群众发展生产、建设村庄,对乡村振兴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。其间,通过培训让带头人的能力不断得到提升,包括支持他们开办农产品合作社、到发达地区考察交流、链接一些外部资源等。

有了带头人,还要有兴旺的产业作为实现乡村振兴的支撑力量。然而,农村的一些农产品,其价值等各方面没有得到体现,难以支撑当地的发展,这就需要提升农民创新创业的活力,因地制宜地开发农副产品、土特产品和手工艺品等。

在这一过程中,社会公益组织可以发挥其连接各方资源、广纳专业人才的优势,起到联结乡村居民与城市居民、农业技术人才与普通农民的媒介和桥梁作用,助力培育各类“土专家”“田秀才”,同时为提供农技指导、产品营销、资金服务等创造条件。

与此同时,在政策的引导和支持下,当地交通、通讯、网络信息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已大大改善,社会公益组织也可以助力链接资源发展当地特色产业和旅游业、产品深加工等,有助于吸引大批有知识、有文化、有技术能力的农民青年人才和年轻力壮的劳动力回到农村,更好地推动乡村振兴的实现。

Q2:当下农村有不少留守妇女,公益组织应该怎样调动起农村妇女的积极性,在乡村振兴中贡献巾帼力量和智慧?

凌春香:要推动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衔接,展示广大妇女在农村改革发展和乡村振兴中的“半边天”作用,公益组织除了公益项目要以妇女为主要服务对象,还要通过培训提升妇女的自身能力。

“知识改变命运”对农村妇女同样适用。前些年,爱德开展的村医培训项目,主要对象就是从事该领域工作的妇女,给予她们更多学习和实践的机会,并辅助其开设卫生诊所;教育助学项目面向的也主要是女孩。妇女的发展,受益的不仅是她们自己,对于子女的教育培养,以及整个家庭今后的发展,都是非常有帮助的。

针对其他一些不是以妇女为主要对象或唯一对象的项目,我们在做调研实施和项目评估时,也都要求必须要有妇女的参与以及意见表达。我们通过各种形式,鼓励妇女参与整个项目的实施、监测与评估中,从而提升她们的意识和能力。

我们认为,“振兴”要先“振心”。赋能农村妇女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但这也恰恰说明推广此类项目的重要性。

比如在我们小额信贷项目初期的召集大会上,受助妇女要么不说话、要么低着头,但项目开展几年后,她们变得非常健谈,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样了。

调动起留守妇女的积极性,不光要建设硬件项目,还需要很多软件的帮助,诸如卫生知识、法律知识、农村专业技术培训等。此外,还有诸如产品如何设计销售、电商平台如何操作等等,这些对妇女的方方面面能力提升都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们可以通过推动实现广大妇女群众和妇女组织自我成长和发展,进而推动她们积极主动参与乡村公共事务,从而助力推进乡村全面振兴。

Q3:较之脱贫攻坚,乡村振兴对于整个社会、政府、企业、社会组织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在您看来,社会公益力量今后如何应该在其中更好地有效参与?

凌春香:乡村振兴是一个大的命题,是一个更高的发展阶段和宏观概念,长期且复杂。

首先我认为,社会组织的所作所为要主动融入国家发展战略之中,成为历史发展潮流中的一部分,才能发挥更大的效益。

在我看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要用创新的方式开展工作,在不同阶段尝试用不同的方式方法来解决问题,提升机构的公益效能,而不是停留在过去的相对比较初级的阶段。像我们这些年在做的电商培训,还有直播带货和区块链技术等,都是出于这样的考虑。

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要做到统筹衔接。过去扶贫需要精准,而乡村振兴的实施,则需要各家公益机构立足自身宗旨目标和发展情况及能力,针对不同地域、群体的不同需求,因地制宜地找到切入点来设计项目,下沉到农村社区做一些诸如能力提升、资源整合、人才培养等长期而细致的工作,并从中摸索出可供传播和推广的模式。

(转自《人民政协报》2021223日第9版)